戴口罩的八哥

【酒茨】错过(其一)

【酒茨】错过(其一)

在下新人,严重ooc,处女作,雷,文笔不好见谅,这是送给基友的圣诞礼物,微量狗崽,BE!

分为【茨木视角】和【酒吞视角】,建议先茨刀后酒刀。酒刀还没有锻好,估计在新年会出炉,单独食用可能有些奇怪……

 

 

 

【茨木视角】

【1】

我名为茨木童子,为了满足自己的欲望,在四处寻找一个红色的妖怪。他是站在鬼族巅峰的男人,我的挚友……酒吞童子!

今日,在漫长的等待中,我终于在一个符咒中嗅到了酒吞童子的气息!我踏出召唤阵,绕过那个喜极而泣的阴阳师和尖叫的灯笼鬼们,推开了纸门。冬雪把庭院染得雪白一片,在院角的樱花树下,我寻到了一抹熟悉的赤色。

“酒吞童子,吾之挚友啊!可真是让吾好找啊!”我掩饰不住喜悦,大喊出声。

“……茨木童子?哼,果然是你啊。”酒吞童子转过头,目光炯炯有神,他身旁放着一个酒坛,大概是刚坐下来打算小酌一杯吧!

“吾友!若吾没有打搅你的雅兴,可否在酒后与吾一战!”好久没有和挚友过招了,我的身体不由得激动地发抖。

“茨木童子,你倒先看看你自己的等级吧,本大爷可不想把妖力用在一场必胜的战斗中。”

欸?我发觉自己的力量的确远不如从前,看来寻到挚友总归是有点代价的。

“。。。既然你是新来的,打架就算了吧,过来陪本大爷喝一杯吧。”

也罢!能和挚友切磋的机会,想必之后常有呢!

 

【2】

在经验结界的鲤鱼旗下蹲了几天后,我发现挚友从来都不出门,也不战斗,只见他在喝酒。挚友这是怎么了?似乎心情很不好?他为什么变化如此之大?

樱花树下,我坐在挚友一侧,啃着升星用的白达摩。

“吾友,你可是这寮里最强的妖怪呢!为何要每天独自待在这狭小的院中呢?”

“非也,” 挚友答道,“那边,大天狗,六星了呢。”

身穿狩衣的金发男子坐在屋檐上,见我们二人看他,便面无表情地点头示意。

大天狗沉默寡言,但他是全寮式神中最忙的。他天天带着一群弱小的妖怪出去,早出晚归,日复一日。他身后的小妖怪换了一批又一批,也不知道是去了哪里。

“吾友绝对是最强的!就让吾来打败……”我的话还没说完,身子就被挚友拦下。

“你现在才三星,还是算了吧。”他哼了一声,有些好笑地看着我。

要想追上挚友的步伐,我需要更强的力量!我也要升到六星,好让挚友同意与我一战!

 

【3】

为了重新点燃挚友的斗志,每天我和安倍晴明出战回来之后,便把一天所见所知的一切讲给他。

“吾友!今天安倍晴明又是出了六星的六号位生命针女!这家伙不甘心,又买了个四号位针女,居然是效果抵抗!”

“吾友!今天吾看到了一个模仿吾的小妖怪!吾把他揍了一顿,这家伙的水球可真是不痛不痒啊!”

“吾友,今天吾单刷了御魂四层!那八歧大蛇可真是不堪一击,若是吾友……”

“茨木童子,你今天聒噪得很啊。”挚友往嘴里猛灌了一口酒,斜过头来盯着我。

“吾友,若是你不感兴趣,不如我们来打一架吧!”

“……你难道没有别的事做吗?为何总是来找本大爷?”

“酒吞童子!吾想让你振作起来啊!难不成你还执着于红叶那女人?吾友若有想要的东西,只要能让吾友重拾雄风,哪怕是红叶,吾便帮你取来也成!”我也是着急,站起身来跺着脚。

“……罢了。你也和本大爷一样五星了,就让本大爷来教教你该如何使用你的力量吧!”

“太好了吾友!来吧!地狱之手!”

“……这里是庭院你给本大爷住手!”

 

【4】

在我的努力下,酒吞童子他似乎也精神了起来呢!我向他“禀告”的趣事也开始引他发笑,他还说我是个不错的酒友呢!

不仅如此,我们俩还还联手和大天狗这个自大狂打了一架!这家伙伤害高的很,但是在挚友地藏像御魂的保护下,还是把他伤得不轻!他大叫着‘我才刚被麒麟打完你们就合伙对付我’的同时,被我那加了心眼御魂的地狱之手摆了一道,扭到了腰,真是滑稽!我和挚友藏到了树丛里,挚友大笑着把卡在我妖角里的树枝拔出来,弹着我们二妖身上得羽毛和树叶。我们在树林里喘着气休息,我突然感觉到挚友的手正揉着我的头发,我一愣的同时,他塞给我了张门票。百鬼夜行?

“呼……差点忘了给你这个,就是走个场,不过其他阴阳师会向你撒福豆去偷你的碎片,就让他们做个梦就好。”

“吾友,吾不知道这还有没有其他规则……”

“没关系,今天有两张,你跟在本大爷身后就好。”

 

【5】

百鬼夜行可真是比一个狂怒的六星大天狗追在身后……还要惊险。

我刚一出场,随着人群的惊叫声,铺天盖地的豆子向我砸来。挚友撇了我一眼,拉着我的手,让我快走。还好,在安倍晴明的建议下,我往自己的战服里塞了些废纸,福豆根本没打到我!

我们在人群的叹息声中下了台,挚友牵着我的手,穿过人海。

“吾友,不与安倍晴明会和吗?这里真是无趣。”

“……我们自由行动,本大爷带你去新开的美食街。”

 

我唯一的手抓着一盒汤圆,手臂上还着一袋仙贝,四处打量着下一个目标。

“悠着点茨木童子,晴明会半夜搂着钱包哭的。”酒吞童子点了点我的脸,“喂,看那边。”

这是……棉花糖?……好想吃!

“这不是酒吞童子嘛?”挑衅的声音,我转过头去,看见了一个阴阳师,他身后跟着一个很丑的,两个身体相连的奇怪式神。

“……怎么?你想挑战吾友?就凭你的实力?”我歪着头大量那矮小的人类。“真是扫兴。”

“呵呵……茨木童子,要不要考虑做我的部下啊?我可是很欣赏你的实力呢。”

“你今天来也不过是逞嘴上之快吧……你觉得本大爷会同意吗?”

“啊啦,酒吞童子,您有所不知呢……青坊主此妖,您可曾听过?”

“这与你有何相干?”

“哈哈哈,鬼王大人,青坊主和雨女一样,拥有可以清掉所有增益效果的力量呢,而您的狂气……呵呵,也在其中呢。”

这人类!!我放下袋子,鬼手蓄势待发,“你未免过于自大了!”就让我来……

“茨木童子,给我回去。”吾友的声音响起,“这是本大爷的事。”

回过头,只见他皱起眉头,妖力在他的周身四散出来。

“……明白了。”既然是吾友要亲自解决,我也不好干预。我瞪了那阴阳师一眼,大步离开。

 

【6】

挚友完好无损地回来了,同行的是大天狗。

我自知那天很不愉快,便不与吾友提起此事,一大早便随大天狗去了御魂塔去拿破势御魂。

刚回到家,就感受到了挚友的妖气。这高昂的战意,真不愧是我最爱的酒吞童子!在狂暴的妖风中,我直视着挚友通红的眼睛。酒葫芦咧开巨口,瘴气一股脑地朝我袭来。我便掷出了手中的黑烟,鬼手与挚友的利爪撞在一起!

“吾友,你终于肯认真与吾一战了!”我大笑道。

我们都动了真格,在彼此的身体上留下伤口,然而挚友终归是胜我一筹!一番缠斗后,他一个闪身冲到我的面前,一手打在我的下巴上。一阵天旋地转后,只见他的双手掐在我的脖颈上,身体压在我身上。我只感到呼吸困难,血也咳不出来。他的双眼中满是怒意,死死地盯着我的脸,这感觉……难道是……?

“咳……这才是吾的挚友!你终于清醒过来了!吞噬了吾吧,酒吞童子!唔……让吾也化做你那强大力量中的一部分吧!”我因缺氧而说话断断续续的,但是在要被挚友吞噬的喜悦中,我还是坚持说完了话。

挚友用了数十秒平复了自己的呼吸,他打量着我,稍稍松开了禁锢我咽喉的手。

“茨木童子……你为何口出此言?”他眯起了双眼。

“哈……哈哈哈!酒吞童子!你是吾的明灯,是吾的目标,是吾的挚友!吾友作为鬼王,自然应该拥有最强大的力量……呼……为了让吾友强大到足以群妖匍匐在你的脚下,就算被吾友吃掉,吾也心甘情愿!”

“呵……就你现在这个样子,还是算了吧!”他起身走开,没有给我追问的机会。

 

【7】

吾友不再理我了。

很多时候,我都见不到他。哪怕在庭院里见到他,他也不回答我的话。

而我也忙起来了,晴明说他要让我如从前一样强大,勒令我每天随他一同前去副本。

我很担心挚友的状况,也想修复我们的关系。若他是去修行来找回他曾经那强大的力量。。。也罢,若是吾友能变回那个强大的鬼王,我便再无所求了。

 

【8】

那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

我梦见我在与挚友对饮在那片我们熟悉的山林之间。

我在向挚友描绘我们那统领众妖,占山为王的梦。

这是好久以前的事了吧。

阳光为挚友英气的脸镀上一层金光,他一边和着酒一边嫌弃地将我推到旁边,嘴角却带着隐隐笑意,是那么骄傲。

 

【9】

挚友不见了。

我一觉醒来,感觉身上有些酸痛,但是我感觉自己充满了力量,甚至要高于大天狗之上!

在我狐疑发生了什么的时候,我在枕侧发现了一张纸,是挚友的笔迹!

 

‘茨木童子,本大爷要去别的地方修行,大概会很久之后才回来。你给本大爷把这件事告诉晴明,在这里待着别丢本大爷的脸。’

 

挚友真的振作起来了!我仿佛感受到了挚友那曾经可怕的力量!

只可惜挚友没有告诉我他要去何方,我也想与他一同前去呢。也好,我可不能打扰挚友专心修行。

我穿戴整齐,刚一打开门,就看到了安倍晴明。他的眼睛下挂这两个黑眼圈,脸也是黑了几分,他看到我的时候有些慌张。

“茨木童子?你醒了啊!”

“晴明,吾友让吾告诉你,他去修行了,可能很久才能回来。”

“……”晴明怔了怔,随后欣喜地问道,“那你有没有觉得自己有些变化?”

“……吾不知道,也想问你。”

“你已经是六星的大妖怪了呢茨木童子!这才是你真正的力量啊!”

 

【9】

我已经能驾驭这份新的力量了。在我的地狱之手下,从来没有逃得出来的敌人。

寮里的小妖也一如往常地惧怕着我,我并没有像大天狗一样照顾那些脆弱的家伙,但是在紧急关头,晴明便会让我上场,来教教杂鱼们何为强大。

但我更愿意坐在院口的樱花树下。

每天,我都在等待着我的王归来,我在心中描摹着他那羁傲不驯的样子和他那张狂的笑。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虽然我总是失望地回来,但是内心中总是那么的欣喜。

那个昔日如此强大的酒吞童子,总会归来。

 

【10】

我坐在回廊里,无所事事。圆月高照,平安京今夜也是寂静安宁。

“大天狗,你找吾何事?”我皱起了眉,大天狗跟踪我也有一段时日了,他到底想干什么?

男子踏着木屐而来,月光把他的金发染成了银色。

“我思忖了很久……看你那天真的样子,真是不忍心告诉你……”他叹了口气,“但是我想,与其让你自己预料到,我还不如亲口告诉你。”

“你今天话真多啊,大天狗,”磨磨唧唧,他是在糊弄我吗?“没什么事我就回屋了。”

“我是来告诉你真相的,茨木童子。”他说道。“是关于酒吞童子的,真相。”

 

我随着大天狗走进一间地下室,石廊里一片漆黑,我燃起黑焰照明。大天狗倒是对这里熟悉的很,我有些不自在,莫非这是他的圈套?哼,我倒要看看他要干什么,竟敢拿吾友说事。

“到了。”他拉开了木门。我被这间宽大的石室里的灰尘呛得直咳嗽,我伸手照向屋子,不由得一怔。

偌大屋子里四处堆满了武器和盔甲,遍地都是成堆的积灰了的羽子板,长刃,线轴,竹管……

墙上挂着些和服和战袍。这些东西我都熟悉的很---他们都属于大天狗身后的来来去去的小妖们。

我感到不安,直觉在告诉我要离开,可是我的脚却不由自主地跟着大天狗,跨过那些物事,来到了房间的最深处。

大天狗在墙上摸索了一下,摘下来一张狐狸面具,面具倒是干净,仿佛被人每天精心擦拭过。

“那边。”大天狗把手搭在我肩上,让我转了个方向。我抬手照向一个巨大的物体,顿时呼吸一滞。

那是鬼葫芦,它靠在墙壁上,因为没有妖力操纵,感觉不像是一件法器。

我后退几步,挚友鬼葫芦从不离身,他的武器在这里,那挚友又在……哪里?

我迷茫地看向身侧站着的大天狗,他眼中依旧是一片清冷。

大天狗低声说:“你恐怕不知道……一只妖怪想要升星,是可以不吃达摩的。为了升星,其实也可以吞噬其他同星的妖怪。”

不!不!不可能!

恶心的反胃感顺着我的喉咙漫上来,四处的物件仿佛长了眼睛,这些眼睛盯着我,我感到身上仿佛在被鳞片摩擦着,不由发起抖来。

“酒吞童子他根本就没有离开。”

我转过身去,狠狠地掐住大天狗的肩膀。

“不!不可能!吾友给吾留了信!他是去修行了!这不可能!你在说谎!”我冲他大吼,然而我感到温热的液体已经顺着我的脸颊滑落。

“……”大天狗没有回答,冷淡地看了我一眼,随后将视线转到右侧的狐狸面具上。

“吾,”我松开手,瘫坐在地上,我看着自己的鬼手,“吾吃了……”

“嗯,就像我一样。”大天狗伸手,拿起了那张狐狸面具。灰尘扬起,似是迷了他的双眼。

 

【11】

愤怒,怨恨,痛苦,后悔……然而我不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去杀了大天狗?去向安倍晴明复仇?亦或是破坏这个扭曲的世界?

可是我的信仰,酒吞童子,却再也回不来了。

我吃掉了吾友,我获得了梦寐以求的,如他般能统领群妖的力量,然而我感到自己及其弱小……我感到空虚,因为我失去了我的目标,我的归宿。

明明好不容易才等到你,我却又错过了与你相处。

我抱着酒葫芦,眨眨眼睛,干涩得生疼。

【12】

战场上。

“把你们打个粉碎,只需要一瞬。”

对面惊恐的小妖的眼睛映着一只断臂大妖的身影:黑色的残缺的衣袖,镀金的战甲,高束着的红色的长发,一长一短的鬼角,以及,一双空洞的金色妖瞳。

这是现在的我吗?

无所谓了。

“好好体会吧——吾之豪拳,为吾的——”

挚友的。

“——强大惊叹吧!”

【注意】:这篇文章经过我的基友的修改。 @南肆@轻舟粥 (少了奇怪的标点和大天狗的超多ooc,真的)

【垃圾作者有话说】:

剧情就是茨木寻酒吞气息而来到阴阳师手下当式神。因为阴阳师觉得酒吞无用就把酒吞一直丢在庭院里。酒吞失去了自由,无法接受自己的可笑的命运而萎靡不振。茨木的到来让他笼中鸟的生活有了些快乐,他开始感到很安心并且开始接受茨木的陪伴,但同时没告诉他【一只妖怪想要升星也可以吞噬其他同星的妖怪】的黑幕。二妖欢乐地相处了一段时间,但是好景不长,无良阴阳师在发觉酒吞次次削弱更加没用之后,为了更快的给茨木肝6星,决定把5星的酒吞当升星材料。酒吞得知自己要被当作狗粮后,一开始十分愤怒,还揍了茨木。但在发觉茨木对自己的执着以及听到【心甘情愿作为挚友力量的食量】言论之后,决定疏远茨木不让他伤心,同时也抱着【不是去被白白换成御礼,而是作为被他认可的挚友,为他留下他所执着的力量也不错的想法】,去当了狗粮。酒吞在最后一日给茨木留下书信说自己去修行,茨木信以为真。寮中元老,早已6星的,同样吃掉了5星的妖狐的大天狗觉得【与其让你自己预料到,(绝望无比)我还不如亲口告诉你(让你早点接受真相)】,就带着茨木去了堆放着所有在升星之路上牺牲掉的妖怪的武器和衣服的地下室。茨木意识到自己吃掉了挚友,后悔绝望,黑化心死,变成了只有力量的空壳。剧终。

 

 

真的,很不能理解打石距放两个狗粮的人,而且好歹装上火灵招财猫也好啊!只有姑获鸟和妖刀输出,都差点翻车,真不害臊,垃圾!石距车开的我真心累,唉,那点经验真的那么重要吗?

罗生门之鬼和宇智波老祖宗的痴汉力对决。

在下没学过画……人物崩坏望谅解。另外刚入酒茨坑,可能会撞脑洞……

另外再次祈愿出4星狗粮!( ̄∇ ̄)

今天,秋之枫5点多,在我抽到了咸鱼王之后5分钟内,开始疯狂掉ssr。在我印象中有8个:我的1只咸鱼王,3酒吞,2小鹿,1茨木,1天狗……

不知道为什么,感觉我们服好欧啊。

还有,为什么分给我的是咸鱼王啊混蛋!为什么我的式神全都是单体伤害啊!

为了给家里的酒吞娶到隔壁家茨木,我这个穷鬼把从开号到现在攒下来的150皮肤券全都给……花了。555儿子你可要争气啊!阿妈我把衣服买了,彩礼也送了,结婚用的意大利狐炮和达摩也准备好了,儿子你一定要给我生个小的回来啊!😂😂😂

阿妈我要啥时候才能攒回来这些皮肤券给小白买衣服啊555小白我对不起你……